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金融教育

2019-02-16 12:59:18

一个好的金融体系能为每个人提供创业、创新、发展必需的资金和金融服务,使其拥有公平发展的机会。这样的金融体系,有赖于我们一点点去构建,尤其在人工智能、金融科技风起云涌之时,引导年轻人学好真本领,并让金融更多地普惠大众是金融教育的灵魂。

  在学校教了多年金融学,每到学期结束,总会有个问题在我脑际萦绕:我究竟给学生提供了什么样的金融教育?他们真正受益了多少?我思考很久,找不到满意的答案。

  刚走上讲台那会儿我一直以为,老师只要把课讲得学生爱听,就达到目标了。后来觉得远不是那回事,因为课上得“好听”容易,但有时不免有“炫技”之嫌。那学生呢?有没有从他们角度考虑过在课堂上获得了什么?后来,我觉得课堂上老师只需做一件事,那就是引导学生的学习兴趣。不过,现在我觉得这也有问题:有些问题不仅不有趣反而很沉重,但对学生却很重要,难道就不去引导吗?

  王国维曾提出治学有三境界: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”此第一境也; 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此第二境也;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此第三境也。借鉴王国维的治学三境界论,我觉得大学课堂也有三个层次:第一个层次,老师上课首先应该清楚明白,条理分明,好比夏夜的星空,星星点点,一目了然,用辛弃疾一句词概括就是“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”;第二个层次,老师通过一些案例故事,寓教于乐,让大家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接受知识。王实甫《西厢记》的名句“比花花解语,比玉玉生香”原本是比喻美女善解人意,我这里用来比喻老师应更多从学生立场出发,把课讲得生动有趣,让学生如沐春风。第三个层次,大学老师还应该有深度,有内涵,大学课堂更应该有思想性,借用俞曲园的名句概括就是“花落春仍在,天时尚艳阳”——花虽然落了,但春天还在。老师课堂上讲的东西能启发年轻人的心智,日后他们离开了老师,离开了校园,但思想的种子却已悄悄播下,甚至给予其终生的影响。

  如果用以上三个标准来衡量金融学的课,我觉得大学老师首先应该把金融学基本原理清楚明白地教给学生,可以用案例让课堂变得生动有趣,让学生爱听。金融衍生工具的交易原理相对复杂,通过“327国债期货”事件、“巴林银行倒闭”案、美国次贷危机等现实案例把知识点带出来,就能使学生不仅理解了金融衍生品的交易原理,更对金融市场的风云变幻、波诡云谲有了切身感受。还有好多现实中与金融紧密相关的社会热点问题,比如不久前爆发的“e租宝”事件,“裸条”事件,“于欢”案等,比较适合让大家讨论。只要设置一些激励措施,学生要求发言的举手就像是海底的珊瑚花。大家各抒己见、侃侃而谈,时而妙语连珠,时而针锋相对。大学就该是这样,让学生做课堂的主人。

  金融教育的基本任务,首先是老师传授学生尽可能正确的金融知识,通过一些案例的讲解,让大家了解金融市场的一些基本原理,同时引导大家讨论现实热点问题,让学生了解市场的纷繁复杂、变幻莫测,无形中也让他们确立了必要的风险防范意识。此外,金融史上那一个个正面或反面的人物,以及一起起惊心动魄的案件,让学生明白了金融不仅可以造福社会,也可能作恶,在潜移默化中也给大家上了一堂思政课,向大家传达了一条戒律:作为今后的一名金融从业者,应牢记德国哲学家康德的名言:“头上星空灿烂,道德律令在我心中。”每个人应谨守起码的道德底线,什么事可以做,什么事绝对不能做!金融家的名声历来不佳,以前是晴天送伞、雨天收伞的暴发户,现在不是“金融大鳄”,就是“华尔街之狼”。我国金融市场真正发展的时间并不长,但已不时爆出欺诈上市、基金老鼠仓、内幕交易的丑闻,冷静思考,除了当事人、社会大环境,金融教育也有责任。作为老师,除了教书,也该在课堂上把育人的理念贯穿其中。显然,这种结合专业背景的职业道德教育只要点到为止,却比单纯的说教有效多了。

  一门真正好的大学课程,不光在知识体系上有内在逻辑前后贯通,更需要有灵魂起统摄作用。金融学课堂的灵魂是什么?大学的金融教育,不该只是教会学生一些金融知识或技能,更应引导年轻人对天地心存敬畏,对社会心存担当,对他人心存善意。金融作为一门学科,不能没有道德关怀。毕竟,从根本上说,金融是一种帮助人们实现目标的手段,它为人们积累资本金、汇集信息、促使人们协同工作,并给人们的工作提供动力。一个好的金融体系能为每个人提供创业、创新、发展必需的资金和金融服务,使其拥有公平发展的机会。这样的金融体系不会凭空出现,有赖于我们一点点去构建,尤其在当前人工智能、金融科技风起云涌之时,老师有责任去引导年轻人学好真本领,借助技术更好地服务金融,并让金融更多地普惠大众——这是金融教育的灵魂,也是大学课堂的最高境界。

  (作者系浙江财经大学教授)
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